最怕在錯的位置上窮忙:認知、選擇及俯視仰視的重要性

然而,我的意思並不是說犯錯是件多不可逆的事。我是想強調「在錯的位置上」帶來的影響有多大。不經一事不長一智,犯錯還是需要被容許的,這點毋庸置疑。


早上,一個四年前認識、很久沒有聯繫的朋友找了我閒聊。他是在社會普遍認知為優秀且與我年紀相仿的年輕人。他和我分享了最近在職場上轉換跑道的想法,聊天的過程中也刺激了我一些思考,所以晚上沈澱後想自己記錄下來,也帶給自己更多反思。


(一)認知

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教育無疑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無論是來自家庭、學校或者同儕。然而,從我個人成長經歷來看,學校體制給予的教育遠遠不夠、甚至沒有很好的培養學生獨立判斷、思考的能力。整個大環境對因材施教的落實也僅僅是嘴上的倡議罷了。比如說,很少有家長在發現到孩子某個科目表現特別不好時,與孩子坐下來溝通並試圖得到孩子內心的想法、一起找出原因、給予引導,甚至通過雙向的分析來協助孩子判斷….。更多的時候我想是直接把孩子丟去補習班、買更多的測驗券,或者打或者罵。這樣的劇情,在我身邊層出不窮,不斷上演。正是這樣的惡性循環,讓我們社會中的年輕人,到年齡相對比較大(通常是上了大學、甚至出社會以後)的階段,才開始探尋自己的興趣、才開始所謂尋找自我…。我們的「適性發展」貌似只停留在課程題綱、教育方針的文件、政治人物的政見報告、口號以及小學那篇大家都寫過的「我的志向」作文內。

馬雲說:「夢想還是要有的,要是實現了怎麼辦呢?」。然而,我們的環境不但沒有提供實現的可能性,甚至沒有足夠地去鼓勵年輕人做夢。做夢的人當然還是有,但很多時候,反而礙於輿論壓力、同儕壓力、網路暴力、主流價值觀、文化等客觀因素,沒有勇敢的落實。

我認為,及早意識到這些潛在問題和潛在的影響,可以避免創造出更多意識形態評論者還有減少網路上充斥著的「鍵盤俠」(只懂的在網上躲在電腦後面用鍵盤嘴砲的網友們)和「酸民」。鍵盤俠及酸民所帶來的輿論效應又是另一個話題了,不過,這也相當程度的影響了人們的思考能力、判斷能力,或者是自我的信心。

這是個信息爆炸的時代,互聯網使得獲取信息前所未有的容易,然而,內容來源多樣化的情況下也相當程度地造成許多問題,比如更難去判斷、更容易被引導、更容易產生網絡霸凌等等….。穿梭於兩岸市場,從內容獲取的角度來看,這樣的現象屢見不鮮,比如之前的「茶葉蛋事件」、「大陸觀光客機場隨地小便事件」等等,不同立場的人很容易就產生既定印象,並繼續散播自己立場的言論。冷靜下來,多少人看了茶葉蛋新聞覺得台灣人瞧不起他們的大陸人,真正到過台灣或者與台灣人對話過?多少看了隨地小便新聞但沒去過大陸的台灣人知道大陸現在方方面面的領先?內容的存在永遠受主觀的框架束縛,沒有絕對的客觀,而不敢違逆主流思維的現狀卻通過互聯網傳播快速、容易的特性無限放大,導致許多價值偏差的結果。各種信息唾手可得的時代,我們更應該懂得如何冷靜思考,要不然當我看到誠品書局暢銷書架上擺著「躺著學英語」、「學英語不用背單字」等書時,我就信了,然後就不會有這篇文章了。

結論是:對的事情不見得被大眾所接受(主流社會價值觀),而時勢所趨的價值觀不見得就是正確的真理,這是自古不變的道理,而這種互聯網進步而導致的輿論帶來的衝擊與所謂酸民現象,也許默默地扼殺了許多不可多得的英才,或者說,拆毀了一些給人才展露光芒的舞台,值得大家思考。

觀念也好、文化也好甚至是環境也好,都不是憑己力很容易去改變的,但我們可以選擇更早地認清、更早地調整然後更好地實踐。所以,能夠擁有認知能力是相當重要的。認知的過程中,需要取得一定的平衡,這是一個不斷調整優化的過程。有時,只有透過不斷嘗試,才能逐步調整到更理想的狀態。重要的是,我們應該為自己、為年輕人創造認識自己的條件和環境,並給予犯錯的空間。「知道自己幾兩重」,我認為,很多時候是採取下一步動作的前提。也許你的認知仍有偏差,但至少在一個評估的動作之後,會提高你嘗試的意願和概率。不試試,怎麼應證呢?錯了?就修正吧!


(二)選擇

這一點,從實際經驗舉例。過去我曾寫過的一篇文章裡討論過「我該讀什麼系」、「我該選什麼課」之類的話題。其實,還有進入職場後,大家總問的:「我該朝什麼領域發展」?今天這位朋友問了我:你多次的轉換跑道是否都有事先計畫?你10年後的計畫是什麼樣子的呢?

從英語教學、翻譯到科技業的市場行銷傳播,從手機、APP、電視、OTT又到電動車…。我只能說,計畫趕不上變化,有時你得選擇,有時,你得在相對準備充裕的狀態下「被選擇」。我認為,準備是一個持續的動作,沒有準備好,只有相對好。我們接受教育、讀書、學習,無非就是為了當機會來臨時,我們有更大的把握和底氣去爭取,去做得更好。當然,我有選擇有計劃,但更多時候,是這些準備的過程開啟了不同的大門。

一個好的選擇,我認為,是基於好的「認知」。同樣的條件,也許是時間、也許是金錢,你怎麼做選擇,直接決定結果。打個比方,你很好的認知到自己的英文比數學好,在一個考試分數越高得越多獎金的競賽中,給你選擇科目,如果你的最終目的是得到最多的獎金,你自然不會選擇數學。這是一個極端的例子,現實中,複雜的變數很多,所以主觀、客觀的認知就顯得格外重要。

外文系學生問自己該拿什麼課、市場部員工問自己該選擇什麼行業的公司…,這種巨大的問題反映出來的是:你不認識你自己。一來你不知道你要什麼、二來你不知道你在問什麼…,你甚至無法收斂到更小範圍、更具體也更實際的問題。我通常會反問,什麼意思?能不能說的具體點。每個人做選擇的目標不同,所以從頭到尾冷靜的分析和認知,能幫助自己面臨在重大選擇時,比較不犯錯。但當你主客觀都分析後還不是得不到清晰的答案時,我的建議就是:親自試試。

再舉個例子吧!我是做市場行銷工作的,我曾在台灣、中國大陸、香港、印度、美國有過工作和管理經驗,總能觀察出一些有趣的共性:永遠有人被放在錯的位置上。其實行銷(Marketing)是一件人人都可以做的事。經常有人說:我是做行銷的。具體再接著問哪一塊?對方也許就答不上來了。

選擇永遠是需要從短期、中期、長期來判斷優劣,其實可以簡單的畫表來幫助自己理清頭緒、評估風險和各種複雜因素產生的利弊關係。比如說,要找市場行銷相關的工作,那首先需要評估自身條件,搞清楚行業類別怎麼選擇,和個人興趣還有能力是否匹配?發展的空間是什麼?花點時間研究下這個行業別的公司的「市場部」組織大致都是怎麼樣的,每個部門或者每個小組甚至每個崗位的人大多是做什麼的?如何分工?其實Linkedin等產品的出現讓這方面的準備工作門檻降低很多。你很容易可以畫出感興趣的公司、行業別的簡易組織架構及工作內容。針對不懂的,又有Google大神可以收集資料。綜合考量之後,其實只要搞清楚自己是否有興趣、有能力、職涯目標是什麼、想獲得、想學習的是什麼?要的是眼界、機會、舞台、薪水還是…? 每個人的目標都不一樣,但弄清楚全盤樣貌和釐清觀念,對要掌握的事物還有自己有比較好的認知,是做選擇最好的方法。做完功課以後,你就能找到對的人,然後,問對的問題,去應證你準備過程中產生出來的疑問


(三)俯視仰視

其實就是抽離+換位思考。換位思考不僅僅是置身自己於高處、於上位,而是從上到下,從下到上的全盤思考。下面待久了不好揣摩上面、上面待久了,不好揣摩下面。所以這也是個必須經常反覆思考、揣摩的過程,目的是培養自己更全面的思考能力,也就是全局觀。為什麼要抽離?因為很多時候我們拘泥在自己的小圈子內,而忽視了「旁觀者清」的重要性。每個環節都通盤考慮的時候,往往可以得到不一樣的思路。

我們看待問題時或者表達不滿時,總能從全局的角度來議論,但很有意思的是,看待自己時總是從局部或者很有限的範圍來評價。比如台灣好幾年來總帶在嘴邊的年輕人22K、年輕人買不起房子、年輕人 blah blah blah,我們總談論這些很大的議題,例如基本工資應該調漲…,大家當然一片倒應聲說好,但是多少人拆解這個問題看根本問題,或者落到自己頭上反思原因呢?我們是不是很多時候只是覺得問題就是 1. 政府不給力 2. 老闆小氣 3. 公司福利不好。這樣的價值觀其實是從上到下的。政府看到許多人才流失、出走的同時,除了呼籲大家回來投資台灣之外,似乎沒有為投資台灣這件事創造條件。很多時候我們跟隨著螢光幕前的人們瞎起鬨,感覺好像參與了很多社會議題,但轟轟烈烈一陣後,我們做了什麼?當其他人安靜地前進時,我們除了尋找下一個熱議的抱怨點外,還能做些什麼?

我記得我剛開始在小米工作時,HTC還在巔峰期,一位自己開小軟體公司的長輩曾和說:大陸品牌沒有前途,在台灣更沒有市場,要聰明點。高中時曾有老師在二年級準備選組時跑來告訴我,如果我讀了社會組未來走文、商,出了社會薪水一定低、一定不如理工組的畢業生。結果是什麼?顯然,兩位長輩通過自己主觀且侷限的判斷,給予了年輕人非常直接且不留思考空間的建言。我慶幸當時自己針對市場、經濟局勢還有發展的判斷,以及對自己認知的判斷堅持走了一條路,即使跌跌撞撞,卻也有了不同的結果。

拿我的專業舉例,我曾負責的團隊職能有行銷文案撰寫、行銷策劃、行銷信息提煉、付費媒體推廣、創意中心、用戶營運團隊….。如果我是其中一個寫文案的文字工作者,我該如何提升工作能力或者拓寬自己的發展空間?首先,我會思考一名文字工作者的職責是什麼,是撰寫文案,包含了廣告文案、網頁文案、傳播用的文案,可能是新聞稿、可能是社群媒體的一則帖子、可能是E-mail內的廣告文案,可能是品牌或者產品故事…..。再來看看自己的背景,學的是語言和新聞學。那我可能會先搞清楚同一個部門裡的其它人都做些什麼,因為之所有被放在一起有一定的道理。然後我會試著去分析觀察公司頂層的目標、策略是什麼,市場上的趨勢是什麼,再回過頭來思考手上的基礎工作如何更好地去支撐這些目標。如果工作的同時我能去思考用戶的需求、大眾的反應、設計如何配合、重大里程節點是否匹配、產品如何包裝、趨勢、媒體輿論等,那我顯然就不僅僅只能是個文字工作者,知道如何寫出漂亮詞藻的文案,而是可以更全面的去把事情做好。下一步,也許是思考跳出部門邊界後還能怎麼做得更好。考慮到其他部門的需求和現狀,從不同的角度去檢視和評估自己的工作。也許,我可以和數據團隊坐下來請益,如何從科學角度看市場工作成功與否、如何定義成功,成功的定義是否和公司管理層的認知相近?上到下、下到上循環的過程裡往往能看到許多問題,而發現問題後思考解決方案再提出,則可以更好地刺激、訓練自己,也能提升全盤的管理能力。

如果你在手機行業裡做文字工作多年,你僅僅是關注怎麼把句子寫順、辭藻華麗,那幾年過去,也許你還是對手機產品或者行業一概不知、對其他人都在做什麼也沒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嗯,你還是只是一名文字工作者(小編?)。

就像愛因斯坦說的,人人都是天才,只是許多時候被放錯了位置。你不會教魚去爬樹,對吧?其實,還有很多點沒有說得很透,也還有很多地方自己做的也很差,寫下來,除了分享之外,也是給自己很大的提醒。也歡迎大家一起討論同求進步 =)

友情打賞

如果你喜歡此內容,歡迎通過PayPal自由打賞 ,一個單位為新台幣5元。

NT$5.00

Ivan Wang

Ivan Wang

Global Director of Social & Digital Marketing 數位及社群行銷總監 at Faraday Future
Made in 🇹🇼 Lives in 🇺🇸 | 科技人 💻 | BMW + Tesla  車主 🚙 | 貓奴 🐱 | 足跡遍及 🇹🇼🇨🇳🇭🇰🇺🇸🇮🇳🇪🇺🇸🇪🇲🇨🇪🇸🇦🇺🇳🇿🇬🇧🇨🇦🇯🇵 | 曾任職小米、獵豹、樂視等互聯網公司
Ivan Wang
廣告

評論